我做错了什么,写手:北乔

没想到在卫生间遇到了高中同学。

我要去洗个澡。他是个乡巴佬。

那天早上去了老家,下午在浴室洗了个澡。虽然卫生间没有城里豪华,但我还是有点惊讶,家乡居然有这么好的卫生间。

几经周折,在老家泡个澡感觉真好。

当我从泳池出来时,迎面走来一个男人。来,搓搓背!我抬头一看,哟,是我高中同学。我把已经到嘴边的话“咽了下去,然后揉了揉”。他也认出了我。他什么时候回来的?但是你已经好几年没回来了,是吗?

他的脸上挂满了笑容,流露出和家乡一样的亲切,我依稀看到了他在学校的样子。我很尴尬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!不是我们裸体见面让我不舒服。那时候我们都在上高中,一起去河里裸泳,互相打架。我觉得很尴尬,因为我觉得同学不应该给我搓背。我喜欢它,他工作。发生了什么事?

走,走,抽根烟,好好聊聊,我想出了一个摆脱困境的办法。

他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和我一起来到了更衣室。我们聊得很开心。题目都是从中学开始的。烟雾缭绕,眼睛朦胧,往事却越来越清晰。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,心渐渐圆了起来。另一方面,他似乎有点不安,比以前更僵硬了一点。

四根烟下去,他举起了手里的毛巾,看,我忘了,走,我给你搓背。这一下子把我拉回了现实。我惊呆了。不,我不会揉它。你去工作。

那下次再来吧。他的话语中夹杂着一丝失落。

回来后,总觉得心情不好。没想到在卫生间遇到了老同学。我接受了他的服务。老同学之间还有更尴尬的事吗?不过,我很庆幸自己及时化解了这场危机。我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去洗手间了。

第二天和几个同学聚会的时候,聊到了这件事。我的意思是,我很抱歉让我的老同学给我按摩后背。同学怪我,怎么了?人家靠自己的实力挣钱,你老同学管他的事真的没意思。

没想到,这倒成了我的错。再想想,的确是我不对,是我心里的职业歧视在作怪。碰上开酒店的朋友,我们可以打着“打土壕分田地”的旗号去大吃大喝,结账不结账,心里都踏

没想到,这成了我的错。再想想,真的是我的错,是我心里的职业歧视。遇到开酒店的朋友,可以打着“挖沟分田”的旗号大吃大喝,就算不退房也会踩在心上。

实。哪个朋友手里有些权力能办点事,我们有什么困难,总能理直气壮地请他帮忙。有朋友开店做生意,我们都想尽一切办法去关照。可为什么偏偏遇上当搓澡工的老同学,我就犯嘀咕呢。要是相互间搓背,那没什么?让他为我服务,我就是磨开不面子。

是我把我的职业分成了三个等级,六个等级,以此类推。潜意识里,我觉得洗衣妇很贱。挖出我心里的丑,我惭愧。

几天后,我又洗了个澡。我遇见他的时候,他正在为一个游泳者搓背。我拍拍他的肩膀。嘿,一会儿帮我揉揉!

他笑了,露出了我们以前在学校开玩笑时的笑容。

这是我一生中享受过的最好的背部按摩。不是他技术有多好,而是我们聊的有多开心。他的口才比以前好了很多,也不再像以前那么自卑,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。他的知足让我羡慕。按说,我的工作条件比他好,物质生活比他丰富,但我总是处于焦虑状态,总是被无尽的失落和不安所纠缠。

他的手很有力,但我总觉得他的自信在打动我。

我一次搓背5块钱,我给他10块钱。不用找了。我的语气有点不自然,心里也有点忐忑。我的老同学靠这个谋生不容易。我能为他做什么?唉,我只能这样表达我的感受了。

没想到,他拿着钱的手像风中的树叶一样抖个不停,眼睛紧紧地盯着我,让我心里发麻。

他大发脾气,给了我五美元。你怎么能这样做?完全不要把我当老同学,你真的很无聊!

天啊,为什么我又错了?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