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居|作家:华杉

城里人不会爱上别人的来访,即使一墙之隔,但隔着老死不相往来的人也不少见。小时,呆在乡下的家里,方圆的几百个家庭就像邻居一样。那些年,家和家的距离可能很远,但心和心却拉得很近,就像一张纸。父母短命。只要住在同一个村子,坐在一起就会愉快地参与其中。

那时候我在城里读书,想家,经常写信。我只要留下一个村名,邮递员拿着信到村口随便问一个人,人家都会很明确的告诉你,哦,华勃,那个!拐过这个弯,穿过那个池塘山脊,穿过一片竹林,然后穿过一座小石桥。只要村里有喜事,全村都知道。村长刘妈帮忙淘米做饭。村里老板西桂大妈忙着洗菜扫地。隔壁黄叔叔会很开心的告诉你,婚宴已经准备好了!每个人都喜气洋洋,仿佛自己的儿子娶了媳妇。任何一个家庭举行葬礼都是一样的,但是五湖四海的邻居会一下子赶到他家,劝他不要悲伤。和城市一样,上下左右都有人。距离挺近的,但是隔壁有人死了。十天半月谁也闻不到。

我常常想,如果中国人不以家庭为重该多好。在家里,父母和孩子可以互相交流,互相交谈。户外,邻居可以嘘寒问暖,和睦相处。一位圣人说,在你在城市盖房子之前,你应该用你的想象力在乡村建一座亭子。当一个人有了自己的物质栖息地,虽然并不感到孤立,但如果缺乏对人性的相互理解,缺乏相互的尊重和爱,那么,至少在内心深处,他的灵魂是四处漂泊,没有朋友的。现代都市生活早已抛弃了鸡犬相闻的生活和聚集方式。在村庄里,为了同姓家庭的利益,一个人可以牺牲个人自由,互相妥协。但是在城市里,一旦涉及到邻居,不同的姓氏,情况必然大不相同。怎么能相提并论呢?

我有个文学朋友,在农村中学教书。前段时间,我们在一起了。他说,你生活在城市里,如果你看到一个恶心的人,如果他不主动和你说话,你总会避而远之,自然这辈子都不会对他有什么期待。但在乡村,情况并非如此。他说他的新邻居是个心地善良的人,又高又大,整天总是锁着眉头抿着嘴唇,没有笑容,让人觉得不敢靠近。不想和他相处久了,发现他不仅乐于助人,而且善良热心肠。

都说人是可以搬回自己家的,所以对于邻居来说不是可有可无的。他们遇到好邻居还是坏邻居都无所谓。关键是每个人都要有一颗炽热真诚的心。邻居,被邀进一个房间,轻声细语,关心体贴,不管是晴空万里还是电闪雷鸣,就像一个和尚,三两个人,喝着几杯清茶,围坐在一起,话题不着边际,信口开河,无需勾心斗角,无需互相欺骗,邻里之间有清风,有温暖,说着,听着,笑着,抹去。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东西南北经济的交汇,像孟母这样举家搬迁的现象屡见不鲜。只要你有这样开放的心态,为什么要回避新邻居的好坏?

人的弱点太多,但对于朝夕相处的邻居而言,故不该自扫门前雪,可是那点残留别人瓦上的冰霜有时亦可不必压迫

人有太多的弱点,但对于朝夕相处的邻居来说,不该扫自家门前的雪,但有时候残留在别人瓷砖上的霜,也不必被压迫。

自己委曲求全,即使越俎代疱,也不会消除此间芥蒂,不是么?只要抛却一切荣辱得失,心门乍启的瞬间,就算仍有距离存在,那也是爱所筑就的篱笆和墙!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