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找臭牡丹|学者:杨玲龙

今天女儿放学回来,我要给她改善伙食,加强营养,炖点鸡汤。再想想,鸡汤虽然滋补,但是容易上火。按照长辈的做法,只要加入臭牡丹煮熟,不用火就能补,滋阴润燥。药典记载,牡丹皮具有活血化瘀、清热解毒的功效,是妇科良药。家里没有臭牡丹,我决定出去摘。

午饭后,把门带上,我出去。下楼后,我想直接去南门,去姨妈家。阿姨家附近有一些花,我觉得太麻烦阿姨了,就决定不去了。我也想到了面向河岸的南门风雨桥,那里也有菜地。我觉得路很长,但我决定不去了。于是我临时决定沿着对面不远处的邮电巷往上看。

下着小雨,我撑着雨伞,拿着袋子,向邮电巷走去。在湿滑的水泥路上慢慢走着,我

下着小雨,我打着伞,背着包,走到邮电巷。慢慢地走在湿滑的水泥路上,我

注意力高度集中,我两眼放光,紧盯着道路两边的空地,在扫描,在寻找。走了好长一段路,都上到半坡了,还是没看到臭牡丹。记得那些年,这一带,房前屋后的空地上到处都是臭牡丹,一丛丛的,茂盛葱茏。

我沿着巷子里的水泥路爬上楼梯。怎么不见臭牡丹?我有点不解。这时,一个大嫂正好走到我面前,我忍不住问:这附近哪里有臭牡丹?先是大嫂一头雾水,然后告诉我:去水泥沟看看。别的地方我不知道。顺着她手指的方向,我走到一户人家的水泥沟边,低头一看,果然有几株臭牡丹从水泥地面的缝隙里钻了出来,摇摇晃晃,有些虚弱。水泥沟很深,我够不着,只好放弃,继续走,去别处看看。

走着走着,走完邮电巷,我登上了半山腰的一条环城路。这里的道路已经用水泥硬化了。道路两旁是依山而建的精致洋房。穿过这条水泥路,我来到了一个更高的斜坡上。有一条水泥路沿着斜坡蜿蜒。除了稀稀落落的房子,道路两旁大多是菜园和菜地。我仔细寻找,不放过任何一个臭牡丹可能生长的角落。但还是看不到臭牡丹的影子。这时,一间房子里走出两个人,一男一女,夫妻。点头后我问:这一带哪里有臭牡丹?两个人说菜园里有。指了指马路上方的菜园。向菜园子里望去,只见一个老婆婆从菜园子里探出头来,对我大喊:“菜园子里的发夹是别人种的,不要拔——”老婆婆。看着外婆匆匆忙忙的样子,我保持沉默,悄悄离开了。

我沿着路走到左边的山上。道路两旁有一些新装修的木屋。木屋都是水泥铺的,平整光滑,没有留地。我记得以前这个地区到处都长着臭牡丹。为什么他们现在走了?都是修路和水泥硬化。

城乡建设,道路硬化,让房前屋后的空地全部铺上了水泥,让臭牡丹无法生长,无处栖身。按理说,臭牡丹生命力很强,有点土就像野草一样生长。属于那种一点雨露就发芽,一点阳光就发光的自然生物。这种生物,终究抵挡不住水泥的僵硬和冰冷,所以被压制和掩埋。

我记得小时候,到处都是臭牡丹,到处都是,在花园的角落里,到处都开着。可以说,有井水的地方就有臭牡丹。记得从前的木楼柴飞里,房前屋后,总有臭烘烘的牡丹,一丛丛,一簇簇,自由而旺盛地生长着。那时候臭牡丹是世俗的民俗。雨后,初晴的角落里,或者夏日午后的农家乐旁,一丛丛臭牡丹享受着阳光,岁月静好。在盛开的季节,一束花,一片浅紫色,吸引蜜蜂飞来飞去,嗡嗡作响。需要的时候,就近拉一把,洗入汤中,瞬间尝到来自泥土的香甜。

为什么叫臭牡丹?牡丹,美丽,它是多么高贵。可见她在人们心目中堪比牡丹。牡丹前面是一个臭字,却反映了人们对她的矛盾心理。人们喜欢她独特的价值,却因为她无处不在,出身卑微而看不起她。在我看来是臭牡丹,但不臭,是奇香。特别是她的根总是带着一丝泥土的甜蜜。当人们说她很臭的时候,他们可能指的是她的叶子和花。她的叶子和花有一种不公开的气味。不流行的气味叫臭味?这是比较偏颇的。大白菜有自己的味道。因为气味不同,被冠上了臭字,臭牡丹有些委屈。不过,还好名字只是一个符号,只是对某个东西的指代。约定俗成之后,名字本身的字面意义已经逐渐淡化和隐退。现在看到臭牡丹,不是闻到它的气味,而是感受到它的香味。当人们提到臭牡丹时,我马上想到她的美丽魅力:深绿色的叶子和浅紫色的花。

美似乎是静止的,她只活在我们心中。但生活总会有转机。当我们按照心中的画面去寻找过去的美好时,总觉得自己是在逆流而上,逆着时间的流动去寻找过去的岁月,所以总要为一把剑去雕琢一条船,有些自欺欺人。我觉得重要的是活在当下,一路走下去,放慢脚步,时不时看看路边的风景。

沿着盘山水泥路往左山走,在一片竹林里发现了臭臭的牡丹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