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思啜香;撰稿人:张佐香

一直以来都认为茶是最经典的植物之一,它生于山谷,长于青山,长于建府的森林,饮尽美景。“茶”是我们睿智的祖先在远古的阳光和小雨中,从高山、湖泊、草原上采摘下来的。“茶”很静,很内敛,很纯粹,很古典。茶,是大地孕育的诗意。

茶属于东方,茶属于中国,茶属于读书写字一点点汉字的知识分子。自从陆羽的《茶经》问世以来,在众多的书籍和记载中,随处可见她的身影。杜甫在乡间草堂“,燃烛短,饮茶杯长”;苏轼流放海南“大瓢存月春瓮,小勺分河夜瓶”;谢可“晚上扫冷英语煮绿灰,放放风放三脚架更清新”。这茶松香浓稠,必然是山川流云的状态。我走出杨古朴别致的水乡茶馆,与睿智机智的董乔一起“下午茶吧”,心平气和地听着《茶话》,沉醉于“茶梦”忆珠。“谁采了千峰,先把春天送到书桌上”?这些采叶人爱茶、炒茶、喝茶、品茶,用茶来清心养神。茶袅袅,我从极其狭小的生存空间中抽身而出,走进了深远而广阔的精神世界,走进了精彩的人生。

“茶幽”,我们也不是真正的隐士。真的离不开尘世的喧嚣,我邀请了三两个朋友一起喝茶。伴随着舒缓的古筝,那些小巧精致的茶具、壶、杯、勺、灯,在艺人的手中栩栩如生,在侠客的手中像一把挥舞的剑,在精神上流淌。看着她安静的笑着倒茶,一片细长的茶叶低眉开了。茶香缥缈,如深谷幽兰,若隐若现,轻啜细饮,把所有的筋骨和四肢都留在了舒泰。那种深邃的喉韵和舌感,像微微流淌在胸腔里的萨克斯,有着深刻而扎实的魅力。

拿着独一无二的产品,时常想起东坡的“从来没有一个好茶像美女”。茶就像女人。龙井清新淡雅,淡淡的味道。眼前是一个安静优雅的古典女子,举手投足间飘出清芬。茉莉有着少女初恋的清香,简单而纯粹,让人想起了河对岸的便衣少女谈笑风生。毛尖是最浪漫的,香香暖暖的,萦绕在心头,突然进入,让人怅然若失。铁观音有一种在沧桑中冶炼出来的沉稳气息,不禁让人生出许多感慨。一种茶,就是一种女人,万千风情,万种姿势在杯中流连。

人生如茶。茶初沏时,树叶正盛,人潮涌动。很热闹,就像少年初来乍到的喧嚣。洗完茶,香气越来越浓,像是壮年的荣耀。三遍茶后,其香淡,仿佛一切都是暮年的平淡。但茶尽了最大的努力,散发出最后的余香,在冷漠中坚守着过去的辉煌。喝茶的布局是需要的,但喝后的快乐是例外的,所以喜欢生活。同样的杯子,同样的茶,同样的冲泡方法,不同的饮用方式,不同喉咙的自知之明,完全是证明的努力。

淡淡茶香,引领我们从繁杂琐碎的日常生活,走向诗,走向画,走向哲思。品茶论诗是赏心乐事,读茶品书是难得的清福。一片细小的茶叶,纤弱,无足轻重,一旦与水融合,立即就释放出自己的一切,献出生命的全部精华。朵朵嫩芽,缓缓舒展,一叶一芽交相辉映,茸茸纤毫毕现。我常在茶的清香中感动不已,因为它连接着土地的血脉,代表着一种清香高尚的生存状态,彰显着大地高贵无言的意愿。人类除了劳作,更需要滋育精神,需要恬淡如水的宁静和返璞归真的歌吟。茶的解毒功能绝不仅仅是对于我们的身

淡淡的茶香把我们从繁杂琐碎的日常生活引向诗歌、绘画和哲学思考。茶诗是一种享受,读茶书是难得的福气。一小片茶叶,精致而微不足道,一旦与水融合,立刻释放出自身的一切,赋予生命的全部本质。一芽接一芽,慢慢舒展,一叶一芽相得益彰,丝绒细腻。我常常被茶的清香所感动,因为它连接着土地的血脉,代表着一种芬芳高贵的生存状态,表现着土地高贵无言的意志。人类除了劳动,还需要修炼自己的精神,静如水,回归自然的歌声。茶的排毒功能不仅仅是针对我们的身体。

体,更是对于我们的精神。茶的本质精神是清,即清美的环境和清洁的人格。人类需要通过品茶来领悟人生和营造天、地、人、物、我之间的相处之道与和谐空间。

今天,偶尔多云,下毛毛雨。窗外绿树成荫,鲜花含苞待放,台灯晶莹剔透,让人闲适。这时候用干净的手泡茶,盯着那些纤细丰满的叶子在水里游来游去。一缕缥缈的气息,在寂静无声中,悄然绽放在叶间,又偷偷穿过茶和水,由远及近,仿佛依然什么都没有。这一刻,人和茶融为一体。

分享: